眼睛

阅读次数:6040 编辑: 法院 发布时间:2018-03-04
[字体:  ]

 

今天上午去看守所宣判的时候,有一个1990年出生的被告人,犯强奸罪和抢劫罪,两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宣告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。

宣判过程中念到刑期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眼神一片黯淡,稚嫩的脸上却还是一副漠然的神色,问他后不后悔,他回答说:“还没想好。”然后签名,画押,离开审讯室。在他走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,我叫了下他,劝他要好好改造,争取减刑,他“嗯”了一声出去了。

回来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那漠然的表情,意味着什么?是绝望,后悔,还是怨恨?或许都有吧。

阳光,透过车窗洒在我脸上,带有令人珍惜的温暖。

下午,打电话给他的母亲,叫她来拿她儿子的判决书。电话里,她一个劲地问我他儿子的判决情况,我不忍心告诉她,骗她说我还不知道,判决书在主审法官手里,即使过半个钟她将从我手中拿到判决书。其实是不敢在电话里告诉她,担心她在来的路上承受不了这个结果,神情恍惚,出现意外。晚一些告诉她,也能减少她半个钟的痛苦,即便判决结果已成事实。

过了半个钟,见到她时,她坐在法院的大厅里,身躯孱弱,低着头。轻轻叫了声她,她抬起头,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,布满暗红的血丝,满脸的苦痛。在我准备材料的时候,她跟我说了她家的一些情况,她已经离异,独自抚养三个儿子,大儿子十岁的时候被水淹死了,这个被判刑的是二儿子,三儿子跟人打架的时候手指断了一根。现在一家人身体不好,有一个儿子有皮肤病(她有些语无伦次,不知她说的是哪个),她自身有甲亢病,每个月药费好几百元,但因为没有钱,医治一直断断续续,期间她拿了几份医院的病历给我看,她的双手布满了老茧,就像她整个人一样,饱经风霜。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我也没打断她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宣告了她儿子的判决后,她一下子哭了,很悲伤,又似乎不愿相信一般地从我手中拿了判决书不停地翻看,大概是近视的缘故,她似乎有些看不清判决书上的字,视线却又久久不肯从判决书上挪开。我劝她要保重身体,告诉她如果她儿子在狱中表现良好是有可能减刑的。她问我他儿子会被送到哪个监狱服刑,我告诉她可能会在揭阳监狱,她又哭着说希望我可以帮她安排她儿子去梅州监狱,那样的话离家近一些,可以不用那么多路费,而且她又身体不好怕晕车。在她近乎哀求的眼神面前,我不由得一阵心酸。

临走的时候,我劝她不要悲伤,尽力过好现在的生活,不要再雪上加霜了,她抹着眼泪蹒跚地离开了。

后来发现,她的眼睛看不清不是因为近视,是哭多了的结果……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条: 天平之歌